莫焕晶怎比《项链》女主人公?丧失诚信,不配做人!

吴法天
专栏:刑事 2018-02-11 阅读 12494 原创

             图片来源:浙江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网站 

杭州放火案被告人莫焕晶被判死刑后,有人这么评论:保姆莫焕晶,就是一个极度虚荣的人,她习惯在朋友圈里炫富:好车、豪宅,最时尚的衣服。她沉醉在自己的高端幻觉里,不能自拔。然而,过度虚荣的后果是什么?法国作家莫泊桑,有篇著名的小说叫《项链》。说的是,一个小职员的妻子,为了炫耀自己的美丽,向朋友借了一串“昂贵”的钻石项链。最终项链丢失,为了赔偿朋友,她节衣缩食,为别人打短工,整整劳苦了十年。

用《项链》的主人公来比莫焕晶,其实不合适。因为,她们根本不属于一类人。

我们上初中的时候,其实都度过这篇小说。但为了更确切地验证我的判断,我又重读了一遍,结果,我被这个马蒂尔德感动了。以前语文老师只是告诉我们,这篇小说讽刺了资产阶级腐朽思想,虚荣、等级观念、贫富不均、拜金主义,等等,全是负面的东西。但我分明在其中看到了人性的光芒,而这正是莫焕晶们所缺少的,也是当下这个社会渐渐失去的。

没错,马蒂尔德是有虚荣,但这并不是不可饶恕的错。她天生丽质,但生于普通人家,没有机会结交上流社会的男票,只能嫁给一个小职员,而且是裸婚。像她这样“漂亮动人”(小说原文所述)的女子,在当今社会,谁不是待价而沽?女人的漂亮跟男人的才华一样,本身就是财富,在一个物质化的社会,是可以卖得起好价钱的。甘心嫁给小职员,并有勇气裸婚,你们说她虚荣,但这种虚荣能超过当下动辄“没有五千万不要娶我”的物质女吗?

何况,马蒂尔德只是憧憬有更美好的生活,她梦想着那些静悄悄的接待室、蒙着东方风情的帷幕、点着青桐的高脚灯擎、身着短裤的高个子侍应生、热烘烘的暖气壁炉、精致而芬芳的小客厅,这些有着生活格调的东西——何错之有?梦想总是要有的,否则跟咸鱼有什么分别?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的实际行动,无非是用老公的400金法郎(估计也就是现在的四千块人民币吧),定做了一条出席晚宴的裙袍而已。她老公原本存着这点私房钱,是准备买把枪去跟朋友打猎玩儿的。

马蒂尔德虚荣,但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果我是她老公,我觉得放弃自己那点不痛不痒的业余兴趣,去满足妻子这么小小的一个要求,再正常不过了。她本来可以要求更多,但没有要求。她老公连像样的首饰都没有给她买过(“没有一件首饰,没有一粒宝石,插的和戴的,一点儿也没有”),还要她跟朋友去借!穷到这个地步,还有一个美若天仙的老婆守着自己不离不弃,作为男人,就知足吧。

莫焕晶不同,她的虚荣,几乎都是害人的。她赌博,欠债,跟女主人借钱,骗取信任,说谎,盗窃财物变卖,就为了实现自己的那点虚荣,不惜损害别人的利益。马蒂尔德跟她一比,简直是天使。在借的钱还不上的时候,莫焕晶选择的是赖账,放火烧对自己有恩的主人家,戕害了四条人命。马蒂尔德借的项链丢了,她选择的是借钱,哪怕是借高利贷,先买一条一模一样的项链,把它还给自己的朋友,然后用十年的时间去还债!她做到了什么?诚信!

诚信二字,正是莫焕晶之流终其一生都不愿践行的做人道理。借钱不还,旧债不还又添新债,说过的承诺不兑现,想方设法逃避责任,这些都是做人没有诚信的表现。马蒂尔德是怎么做的呢?她为自己丢失了项链懊悔,但她没有逃避责任。如果她是一个卑劣的人,可以抵赖说自己没有借过,反正又没有拮据,对方又无法起诉;或者说自己借的就是一条价格很低的项链,随便象征性地赔点钱,反正对方没有证据——现在很多人不都是这么做的吗?但她却千方百计地去找到了一条跟原来的项链一模一样的真项链,以36000金法郎的价格买下。这不仅花光了夫妻俩的所有积蓄,而且欠了一屁股债。即使倾家荡产,也要兑现对朋友的承诺。

莫焕晶好吃懒做,充满投机,她的性格也决定了其命运。马蒂尔德勤劳朴实,愿意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在随后的十年里,她任劳任怨,节衣缩食,什么脏活累活都干。她的丈夫也没有逃避,跟她一起同甘共苦,一起还债。说什么贫贱夫妻百事哀,说什么夫妻本是本命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我们看到的是风雨同舟。这还是人性的负面吗?为了那么一点点虚荣,他们付出的是自己的诚信、勤劳以及十年的相濡以沫,而不是欺骗和逃避!这还不够吗?

像马蒂尔德这般信守承诺的人,现在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

马蒂尔德的悲剧在于,她的朋友在借给她项链的时候,没有如实相告那串项链是假的。马蒂尔德虚荣,她的朋友不虚荣吗?她朋友显然不想让马蒂尔德知道自己的首饰盒里的宝贝其实好多是假的。她朋友还不如马蒂尔德坦诚,至少马蒂尔德在重新去买项链的时候,没有想过买一条假的去糊弄。马蒂尔德拜金吗,势利吗?她没有偷也没有抢,更没有嫌弃自己贫穷的丈夫离他而去,顶多就是幻想一下有钱人的生活。而那些有钱人,看到她漂亮动人,看到她穿着美丽的裙袍,戴着精美的项链,看看小说里面怎么写的——男宾都望着她出神,探听她的姓名,设法认识她,官员想跟她跳舞,连教育部长都注意到她了……究竟谁拜金,谁势利?

我承认,莫泊桑的《项链》是一部悲剧,但它并不是讽刺马蒂尔德的虚荣,也不是讽刺资产阶级的腐朽思想,而是在向社会展示一个基于出身不同的阶层,以及基于阶层产生的机会不平等,是一切不平等的起源。如果马蒂尔德出生在上流社会,以她的美貌、聪明、机智还有诚信、勤劳的品格(后几种其实都可以不要),完全可以嫁入豪门,甚至成为人人羡慕的社会精英。但阶层的巨大鸿沟,让她任劳任怨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踏入上流社会,因为阶层固化,从折叠的第三阶层跨入第一阶层,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这才是最大的悲剧。

马蒂尔德女朋友十年后与她相遇,轻巧的一句话:“哎,可怜的马蒂尔德,我那一串本是假的,顶多值五百金法郎!”富人一句玩笑,可能是穷人一生的宿命。

如今的社会,比起马蒂尔德所处的时代,又好得了多少呢?

本文由入驻华律自媒体作者撰写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凡注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作者和平台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吴法天刑事
文章 165 阅读 1831831